我爱你,再见_御书屋 - 第109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我怎么会不明白若说,老妈对于老爸是永远的粉红少女心,那么我老爸则是一直默默付出的情种。
    我曾见他,在书房摸着妈妈的课件,陷入久久沉思;曾见他,在十几本五年级“奥精”教辅里踌躇;曾见他,因辅助软件读不出二弟手写的凌乱文字时,用放大镜贴在鼻尖检查那傻小子的作业;也曾见他,在母亲搂着小弟入睡后,一遍遍摸着奶瓶,试验剂量和温度的准确性
    老爸这种默默付出的毅力,总让人钦佩,致使时常会人忘记他的眼睛看不见。
    当然,这不是我今天要写的重点。
    我今天所写的重点是,他真的看不见
    上周四的下午风和日丽的,我坐校车回家,二弟许陆硕则由钟点工黄阿姨从幼儿园里接回来,老爸抱着小弟许陆博,照例陪着老妈站在门口等我们回家。
    我和二弟做功课的时候,母亲会带着牙牙学语的三弟在客厅念千字文三字经,黄阿姨在屋子里上下打扫,老爸则在厨房忙活一家人的晚餐。
    之前我曾提到过老爸的眼睛看不见,他是真正意义上的视力残障,他的左眼只有光感,右眼的视野狭窄到也只有5度,百分之九十的情况下,他看不见眼前的事物。
    可是他又是怎么给大家做晚餐的呢
    除了眼睛,老爸会用手、用耳朵、鼻子,甚至浑身的每一个毛孔弄来感受、代偿视觉功能。当然他还有老妈。老妈会按照他的要求,提前切配,会悄悄躲在厨房的玻璃窗后时刻观望,会在老爸将所有菜端到桌子上之后,悄无声息的将老爸看不见的异物挑出来,对我们做噤声状。
    那一天,老爸的手艺一如既往的好,且没有任何诸如蛋壳、菜梗之类的混在美味的佳肴里。
    老妈总是先替老爸夹一筷子菜,在依次给我们夹菜。老爸则只会给老妈夹面前最近的菜,好像我们三个儿子不存在一样。
    其实,天天吃狗粮一直都很饱,所以我们兄弟仨的体重总有些超轻,尤其是我小弟像营养不良的豆芽菜似的。老妈说那是因为身高随我爸,所以比例失调,等长开了就好。我觉得有待考证。
    老爸吃了几口,放下碗筷,好像有什么话要和我们说。大概是眼睛的关系,他说话的时候,总喜欢昂着下巴,漆黑的双眸很是飘忽。
    “晚饭后,你们的妈妈就要飞去首都开研讨会,明天下午才能回来。我请黄阿姨留住一晚。你们两兄弟可以帮我一起照顾好弟弟吗”
    这事几乎是八年来头一遭。以前老妈有任何外出,只要超过一天的,老爸都会带着我们一起跟在侧。最多在许陆硕三岁的时候,出过一次当天来回的差。这一次可是要过夜的,老妈怎么放心老爸一个人在家和我们在一起
    果然,老妈一脸犹豫的去拉老爸的手。“瑶光,要不我还是去给老师们打个电话,给他们仨请一天假,我们还是像从前那样全家一起去吧。”
    老爸的眉梢几不可察的挑了挑。“你这次是去开研讨会,不是去团建。我和孩子们又进不去,在陌生的环境里让你牵肠挂肚,不如我们都好好待在家里等你回来。何况小本明天都是期中考试,小硕明天有拼音竞赛。怎么可以缺考小博等下就麻烦你照顾先睡下。只有一晚上时间,我总料理得来。再说还有黄阿姨在。”
    看得出来,这一晚老妈胃口不怎么好,大多问题老爸都依着她,偶尔坚持一回,老妈便会无条件退让。老妈说这是夫妻相处之道,我附议。
    而这一次,老妈嘀嘀咕咕了很久,仍是不罢休。
    “怎么能和上次一样上次我才走了半天。上次小本还没出生。上次小硕都已经不用包纸尿裤了”
    老爸单手托着小博,腾出一只手来顺着声音找到正低头洗碗的老妈的身子,顺着她的肩膀一直摸到她的脖子、她的脸,最后凑过去亲了一下,然后超小声。
    “总有第一次,你能不能让我试试”
    “我还是担心”
    “我会给你打电话。”
    “可是”
    “不行你就回来。”
    “噗嗤”一声。
    许陆硕这臭小子几时跟在我后面偷听
    我一把拎住他拖回房,陪我一起写作业。他被我抓住后脖颈,就像一颗小鸡仔儿。笑话,我一米六,他一米二,敢反抗试试
    个把小时后,老妈推开我们俩的房门。不足两岁的小弟许陆博应该已经被她哄着睡下,她显然经过一番打扮,要出门的样子,身后跟着没什么表情的老爸。
    老妈搂着我们两兄弟,一人亲了一口。
    她先对许陆硕说,“小硕,再玩一会儿就要洗澡睡觉咯。明天爸爸一叫就要起来,不许赖床哦。”
    见许陆硕点头,老妈又来叮嘱我。“小本不要复习太晚,平常心考试。妈妈明天下午就回来。”说完,又俯下身对我耳语。“帮我小心看着你老爸。”
    我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做贼心虚似的望着门口老爸那双无神的眼睛来回晃了几下,一脸狐疑的表情,莫名感到一丝恶作剧般的得逞
    临走,老妈说不要送,我们兄弟俩就躲在二楼的窗台上偷看老爸一直牵着老妈的手走出院子
    远远的就看到两个人难舍难分。
    老爸由老妈引着来到出租车的后备箱前,亲手为她把行李装进去。老妈的嘴巴一直张张合合,对着老爸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老爸就听着听着点点头,嘴角微微弯着,竟也不厌。倒是出租车司机好像等不及了,按下车窗露出头来,像是蹙着眉头催了一句。老妈这才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