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_御书屋 - XyuzhAiwu9.C0M 分卷阅读110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83

    在祁昊天探究的目光中,周敏掏出怀里的手帕,也不介意鲜血弄脏自己的手,只是小心又温柔的将他指尖的鲜血轻轻用手帕一点一点擦拭干净。

    动作轻柔而认真,好像在完成一件极其神圣的任务,面容在晕黄的灯光下,都变得柔和朦脓,让祁昊天一时间看着她有些入迷。

    当鲜血擦净,周敏也没有放开祁昊天的手,反而将他的掌心放在自己的脸颊,轻轻蹭了蹭,女子柔嫩的肌肤,暖暖的温度都让他常年冰冷的手,感受到温暖和不一样的触动。

    “这样,你就只会记得指尖我肌肤的温度,不会记得鲜血的粘稠。”周敏贴着祁昊天的手背,蹭着他的手心,抬头看着他,轻声说道,“昊哥哥,一次记不住,就多摸几次,反正我都在。”

    祁昊天心跳一乱,瞳孔微微一颤,因为周敏的话,看着她的视线,深入见底,好似宇宙浩瀚的黑洞,要将人吞进去。

    贴在周敏脸颊的手,指尖不知为何有些发麻发颤,不由自主在她柔嫩的肌肤上蹂躏抚摸,很温暖····很····舒心

    比鲜血的感觉,让他着迷。

    “周敏,我不是好人。”祁昊天难得一次善心,或者说因为此时的周敏让他难得想要放她一马,靠近她耳边,如魔鬼的低语,吐出平生唯一的实话。

    周敏伸手顺势抱住主动靠近自己的人,依偎进他怀里,莞尔一笑,“好巧,昊哥哥不是早就知道,我也是坏人嘛。所以,我们重新开始吧。”

    祁昊天因为周敏的举动,身体先是一僵,后又因为她的话,一愣,之前百般装傻就是不承认,现在到是认得快,而且这是想要和自己这个坏人刚好凑一双?!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这个决定代表了什么,又知不知道她的身份其实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如果被这个世界的人知道,要遭受的指点和非议又有多少。

    她什么都不知道,却说在一起,重新开始·····

    他们,从相识就是错误,如何开始····怎么重新。

    他,不信。

    心中藏恶鬼,眼中无良人。

    或许在祁昊天的内心,他对周敏就属于这样,因为不安,所以试探;因为恐惧,所以难安;因为不信,所以难以相信····

    周敏感觉祁昊天的沉默,她也不知道究竟哪里停滞了,她能感觉祁昊天对她不是没有感觉,可那种感觉很复杂,复杂的有些让她看不懂,像是一团迷雾,她在雾中,他在雾外。

    “昊哥哥。”周敏抬头看着祁昊天,祁昊天却按住周敏的头,将她重新压回自己怀里,但曾经心中出现的悸动被祁昊天再一次选择了忽视。

    项杰明看着面前两人的纠结,也不很难插话,毕竟局外人总是无法体会当事人的感情,可是他希望三少幸福。

    因为幸福,可以让三少变得更加人性。

    ‘Duang~Duang~Duang~’

    一种古怪的铃声在整间旅馆敲响,楼下的打斗似乎都在那一刻安静了下来。

    就在周敏和祁昊天、项杰明想要找寻声音来源的时候,蹲在前面,原本专心致志一心放在手术拼接的男人,浑身好似电流涌动一般颤抖了一下,那是一种刻入身体本能的恐惧反应,让他立马呆如木鸡的站立起来,目光呆滞却本能的从怀里掏出面具,戴在脸上,然后看着门口,似乎在等什么。

    就在这时,走廊上传来女老板挨个敲门的声音。

    “开饭了!”

    每扇门女老板都会停留一分钟的时间,她从左边楼下上来,很奇怪,4号曾说,女老板在楼上厨房,那她又是什么时候下的楼,他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此时,她正由2号房间开始,由左往右一次敲响房间。

    没开的房间,老板似乎也不见怪,只是依照惯例停留,6个老客人,除了没有敲响的1号房门外,只要4号房间的男孩,打开了门,带着面具跟在女老板身后。

    当老板看见祁昊天等人和原本应该在6号房的医生都聚集在13号房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太过于惊讶,只是略微有些不喜,“医生,不要起不好的带头作用。”

    不轻不重的话,却让医生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女老板的话对于他们这些老客人来说,很有权威。

    祁昊天暗中打量女老板和老客人之间的互动,眼底诡谲暗涌,面上波澜未起。

    依旧是那个莽撞又直白的粗鲁之人。

    “这么快开饭了吗?”祁昊天问道。

    “是的,尊贵的客人。”女老板对于祁昊天这三位客人,表现出了异常的兴趣,似乎他们此时都还在,很是不可思议。

    “请带上你们的邀请函,与我们一同前往三楼用餐或者今晚你们并不想去?”女老板问道。

    原本祁昊天是不准备今晚就上三楼,可是经过之前的一些列事情后,他突然有了兴致。

    “当然不会,我们很有兴趣,请稍等。”祁昊天说完,带着周敏和项杰明回到自己的房间拿邀请函,而女老板继续敲响11号和12号的房门。

    当祁昊天再次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女老板身后又多了四五个带着不同面具的人,而11号和12号的房门则已经打开。

    看来,除了秦中雁,11号和12号的人都各自带了一些得力的左右手,就不知道三楼到底有什么,让他们如此前仆后继。

    女老板简单的为在场的人介绍了一下身份,比如,这是几号房的客人,诸如此类。

    刚介绍完,楼梯口就传来脚步声,祁昊天转头,右边走廊的尽头,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现在了走廊上。

    是他!元家宅子里的那个变态。

    只不过此时的他,换了一件干净的衣衫,带上了面具,可他下颚用脸皮缝合的新伤口,却还是暴露了他。

    祁昊天低头,嘴角勾起冷笑,看来,2号死在了他的手上。

    “这位是2号的老客人,刚刚他在楼下处理一些事情。”女老板如此介绍,祁昊天眼底暗沉。

    流水的‘老客人’,铁打的‘2号’。

    这间旅馆,真是有意思。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84

    众人看着新来的2号老客人,礼貌的点头,4号男孩和6号医生瞟了眼所谓2号老客人,似乎对于新换的2号,像是真的住在一起很久似的熟络,言笑晏晏的点头问好。

    拿到邀请函的众人,跟着女老板从二楼的左边上来三楼,祁昊天拉着周敏走在众人的中间,项杰明护在身旁。

    楼梯昏暗,没有灯光,当中一扇大铁门阻隔了二楼和三楼的分界。

    铁门外的栏杆上绑着一块白底黑字的木牌,木牌被虫蚁啃食的千疮百孔,但似乎这里的主人也没打算重新换一块。

    还没等周敏看清木牌上的字,身后传来一声暗哑的催促,声音听起来害死很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一般,让人头皮发麻,“快点走,别挡路。”

    周敏回头,就看见后面来的2号房客,不怀好意的对着周敏笑,笑的周敏心中犹如猫抓般不适。

    祁昊天一把将周敏搂入怀中,侧开身子温润儒雅的伸手做请的姿势,“您请。”

    新2号房客,看了眼祁昊天,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在嘴角泛起,“我在前面等你。”

    祁昊天没有答话,只是笑着,但眼底却无丝毫笑意,在这阴暗的楼梯上,两人都显得气势强悍,分毫不让。

    最前面的女老板拿出钥匙,打开大门,铁门发出一阵酸掉牙的咣当声,站在门口的众人看着里面黑黢黢的景象,心思各异。

    铁门打开后,一眼望去隐入黑暗中的阶梯,像是衍生到深渊的无底洞,从里面吹过来的风十分阴凉,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说不清的味道,有点像地下车库发出来的特有的闷潮之气又有点像某种食物发臭的味道。

    等大家定下神来,才发现阶梯之上的走廊里透出了若影若现的灯光斑影,因为在拐角,所以灯光影子斑驳并不是很耀眼,显得昏暗。

    三楼的屋顶有些矮,两边的墙壁修建的过于密集,就显得有种让人喘不过气的压抑。

    “请吧,各位。”女老板突然出声,打断了众人的思绪,已经站在铁门里的老板对着所有人笑的温暖如春,但在这阴森昏暗的楼梯上,就显得多了几分诡异的不怀好意。

    项杰明看着这阴森恐怖还略带压抑的三楼,眼底闪过暗芒,“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挺凉快不是吗?”项杰明身后11号房的男人,一副不在意的轻松模样,“既来之,则安之。兄弟”

    “这倒也是,高风险等于高回报。”项杰明顺杆往上,但身后的人听到这般自来熟话,反而没有在说话。

    项杰明也不强求,只是和祁昊天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

    周敏有些胆颤的缩进祁昊天怀里,到不是周敏自己想要害怕,毕竟她也是见惯很多‘大世面’的人,可架不住和委托者共情后,委托者那毫无抵抗力的心理承受力。

    祁昊天见周敏如此恐惧,理智告诉他不该投入过多的心思,可手却总是违背自己的意愿,先一步安抚般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内心有些烦躁,可祁昊天冷静精密的大脑强制自己忽视他所有的不对经。

    跟着众人一路踏进三楼,最后进来的女老板,转身落锁。

    落锁声,让众人猛然回头,心中‘咯噔’一声!

    12号房的一个带着老鼠面具一米九的男人,掩饰自己心慌的尴尬,笑着抬头看了看三楼楼梯的屋顶上方,“我也住过类似的小旅馆,可这是不是太矮了。感觉伸手都要摸到顶了。这是有什么讲究不成?”

    “太高?那岂不是要翻天?”一个声音幽幽地从身后传来,把带着老鼠面具的大男人吓了一大跳。

    说话的正是女老板,手里拿着刚刚锁好门的钥匙,缓步从众人身后走到身前。

    “这话说的····”刚主动和项杰明搭话的男人,笑道,“什么东西能翻天不成啊。”

    女老板回头看了眼说话的人,那人带着银色鸟纹面具,双眼活泛,可见心思颇多,见女老板眼神不善的望过来,鸟纹面具男身边的男人不着痕迹的拉了一下他,而后那人就摸了摸鼻子不在出声。

    祁昊天在身后,将一切看在眼底,心中自有思量。

    一路上的说话声,因为鸟纹面具男的原因,再次陷入安静。

    直到老板带着众人出现在拐角,一扇透明的玻璃门再次阻隔了众人,从外面透明的玻璃看进去,里面像是以露天庭院改造而成的建筑,圆形的院子,像个太极图形。

    院子四周杂草丛生,藤架枯黄,正中间却被人特意扫空摆放着一个硕大的长型饭桌,左右两边可以各坐6人,前后坐两人,正好14人,是二楼房间的总数。

    如果站在饭桌正中看四周,杂草从中,圆圆一圈密密匝匝全是铁质房门。

    没扇房间都没有上锁,虚掩着,似乎就是在等着别人推门进去。

    老板率先推开玻璃大门,一股浓重的粉尘味扑鼻而来,呛得好几个人又是咳嗽又是打喷嚏。

    祁昊天蹙眉,捂住口鼻,周敏埋进祁昊天怀里,项杰明退后数步,伸手在面前扇了扇。

    4号男孩曾说,女老板的厨房在第三楼,而之前他们在一楼二楼的时候,也的确没有见到老板,但三楼的灰尘和脏乱,可一点都不像在上面做饭的迹象。

    难道····祁昊天将视线移到那些一扇扇虚掩的铁门上。

    谁在那里吗?铁门之中,有什么?

    如此刻意的虚掩,就是为了请君入瓮?进去后呢?这个女老板到底想从这么多人手里得到什么?又是以什么诓骗这么多人进来旅馆的呢?

    像是为了验证祁昊天之前的想法,进入玻璃门之后,祁昊天发现在角落布满蜘蛛丝和杂草的地方,又发现了一块倒在地上的木牌,上面的字迹已经被模糊了很严重了,但还是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创xx庭院,展巾x风采——XXX生命XXX研究诊所。

    一看见这个,祁昊天一些想不明白的东西,觉得秦中雁隐藏的重要信息,终于在看这件这个指示牌的下面的落名时,终于想通了。

    小诊所是小诊所,但却不是看病的诊所,而是研究某些东西的研究诊所,后面的实验基地怕是在基于这间诊所某些东西之上做的实验吧。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85

    所谓病人、家属还是护士怕都不是一般人,而樱花国之所以放弃唾手可得的机会急忙离开,只怕和这间诊所后面发生的事情有关系。

    至于被留下的女人,到底是被留下还是不得不留下,现在还真是不好说·····

    祁昊天再次将视线放在女老板身上的时候,多了探究,像是科学家发现了某种非物质的兴趣。

    “老板,这个地方又脏又乱,我们怎么吃饭?”祁昊天似乎真是为了吃饭才上来一样,疑惑而天真的问道。

    女老板对于祁昊天的问题也没有不耐烦,将人带进三楼庭院的正中,靠近桌子旁,“吃饭都要自力更生,看见那一扇扇门了吗?你们手中的邀请函就是畅通卡,里面就是我为大家准备的菜品。拿着畅通卡就可以进房间,里面的东西,大家可以任意挑选。”

    周敏紧张的拉了拉祁昊天的衣袖,小声说道,“昊哥哥,我感觉很不好。我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来之,安之。”祁昊天轻轻拍了拍周敏紧紧拽着自己衣袖的手背,与她十指紧扣以此安抚她的不安。

    “三少。”项杰明走到祁昊天身后,眼神小心谨慎的扫视四周,轻声呼唤,祁昊天微微侧首,低声嘱咐,“见机行事,盯紧秦乐湛。”

    祁昊天说完,眼神不着痕迹的扫过带着铁质面具,从上楼后一直沉默没有说话但却依旧鹤立鸡群的男人。

    那一身只有军人才有的站姿和气质,不是一个面具可以掩盖,他眉宇间的铁血和毅力和相城里的人太过格格不入。

    项杰明点了点头,然后混入人群。

    “我们能不能全部进一个房间?”带着老鼠面具的男人见状问道。

    “不行哦~”女老板似笑非笑的伸出食指摇了摇,“每扇门里都有自己的规定。人太多,她会照顾不过来。”

    “他?!”周敏讶异,“他是谁?门里有人吗?”

    “当然了。”女老板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们是服务人员,自然是要让顾客宾至如归。”

    “所····”

    “小姑娘,你问题这么多,不如亲自进去看看不就全都知道了嘛。”女老板笑眯眯做了个请的手势。

    周敏闭上了嘴。

    后背不知为何窜起一阵阴冷的感觉。

    尽管周围入眼的一扇扇铁门都是虚掩着,明显谁都可以随意进入,但围在长桌周围的人,一时间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做‘第一个试吃的人’。

    连鸟纹面具男和铁质男都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却默契的没有第一个走出去,而是假装不认识的四处打量。

    项杰明站在最后面的角落,将一切看在眼里,却没有出声,而4号男孩就乖巧的蹲在他身旁玩着泥巴,似乎,比起铁门里面的美食,地上的泥土更让他感兴趣。

    周敏抱着祁昊天的胳膊,站在一旁,心中焦虑,呼唤484,可484从上次说要离开去参加什么系统总部的会议后就一直挂机中,联系不上,这让周敏一时间也不知道此时的剧情走向到底属于什么情况。

    委托者前世死的太早,相城的一切,对于委托者来说属于未知剧情,而在委托者局限的剧情已知中,男主也从未陷入过相城里,但此时的情况,早已偏离的原本世界的剧情,让周敏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新上任的2号老客人,坐在长桌上,抱着手中属于自己的背包,双眼却闪烁着光亮,一直盯着祁昊天,如果一定要形容,那就像是猎人盯着猎物。

    6号的医生,把玩着手术刀,意志阑珊和女老板站在一起,可眼神却总是若有似无的瞟向祁昊天,似乎怕他跑了,想要盯牢他。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看似笑意容容,可眼神却各有心思,贪婪,算计,城府,幸灾乐祸等等等等····

    “你们不饿吗?”祁昊天一副什么都感觉不到的模样,摸了摸肚子,“站在这里做什么?进去啊!老板不是说,饭菜都准备好了嘛。”

    祁昊天一边说,一边拉着周敏率先随便选择了一间房,径直走了过去,而在祁昊天动身的那一刻,2号和6号同时跟了上去。

    周敏往后一看,正好与2号似笑非笑的脸对视一眼,心咯噔一下,转头又看见6号一脸严肃严谨的神情把玩着手术刀时,太阳穴一鼓一鼓的疼。

    “昊哥哥····”周敏抬头,祁昊天低头,嘴角边温柔的笑意像是最好的安抚剂,总能让她的不安在刹那间灰飞烟灭。在祁昊天带着周敏走到虚掩的铁门前,银质的铁门,泛着冰冷的寒光,上面还能看见模糊的虚影。

    周敏伸手推开银质铁门,触手的冰冷让周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种冷,好似刚从冷冻室拿出来的铁,还没完全解冻一般,冰冷刺骨,寒气森森。

    推开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入眼一片白雾涌出,让周敏下意识往祁昊天怀里缩了缩。

    好冷!

    像个巨大的冷冻室!

    周敏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呼出的热气都能清晰可见,站在门口,里面黝黑如深井空旷,像个铁皮箱,空荡荡的只留中间一张独人椅,却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但却莫名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周敏站在外面,望而却步。

    “你们,是准备不进去了吗?”不知何时2号已经走到了祁昊天和周敏身后,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周敏浑身一僵,转头。

    周敏本想说话,却被祁昊天阻止,笑着开口,“当然要进。”

    2号略有失望的笑了笑,“这样啊!真是可惜了····”

    周敏一头雾水,祁昊天笑的优雅闲适,而就在他们刚一进入门后,铁门像是被风吹着一般,“啪啷”一声突然自动关了上。

    进了门的四人闻声齐齐转回头来,四周被黑暗笼罩的刹那,一阵刺眼的白光紧接着在门关上的瞬间亮起。

    刺眼的白光,让所有人闭上眼。

    门外众人的脸色在看见祁昊天等人进入房间以及铁门自动关上后,神色都纷纷皆变,尤其是带着铁质面具和鸟纹面具的男人,及其复杂的相互对望一眼,眼神中全是凝重。

    叁达不溜点и 屁ο1⑧嚸てο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